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北京文物局通知:一级、二级三级文物拍卖不再

作者:现金捕鱼    更新时间:2020-12-20 16:14

  2015年5月,北京市文物局给北京市各文物拍卖企业下发了《关于拍卖企业经营文物拍卖许可相关事宜的通知》。根据该《通知》,今后北京市拍卖企业经营文物拍卖许可将不再进行一、二、三类的划分,已取得文物拍卖经营许可资质的企业均可开展各类文物的拍卖业务。实施了近12年的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被取消,北京这一新政策的出台立即在拍卖界、文博界和收藏界引起了热议。那么,该政策会带来哪些影响?

  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源于国家文物局“文物博发[2003]95号”文件。为加强文物保护,规范文物拍卖经营活动,促使文物市场健康有序发展,2003年底,国家文物局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物局(文化厅、文管会)下发了《关于对申领和颁发文物拍卖许可证有关事项的通知》,即文物博发[2003]95号文件,要求拍卖企业从事文物拍卖活动,必须依法申领和取得文物拍卖许可证。

  该文件依据优存劣汰、分类经营、严格管理、稳步发展的整体布局原则,将文物拍卖经营范围按品种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陶瓷、玉、石、金属器等;第二类是书画、古籍、邮品、手稿及文献资料等;第三类是竹、漆、木器、家具、纺织品等。据此确立了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取得一类文物拍卖经营资质的拍卖企业可以拍卖第一、二、三类文物;取得二类文物拍卖经营资质的拍卖企业可以拍卖第二类和第三类文物;取得三类文物拍卖经营资质的拍卖企业只能拍卖第三类文物。文件下发后,各地文物主管部门积极配合,组织从事文物拍卖活动的拍卖企业按要求整理和上报申报材料。国家文物局会同国家工商总局组成审核小组,对所有申领文物拍卖许可证的拍卖企业上报的材料进行了集中审核,为符合条件的拍卖企业颁发《文物拍卖许可证》,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由此产生,并延续至今。

  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是在国家对混乱的文物交易市场治理整顿的背景下产生的。1997年实施的《拍卖法》虽然为文物拍卖提供了法律依据,但是没有规定文物拍卖审批制度,加上全国各地古玩市场的兴起与快速发展,文物交易一度出现混乱局面,严重影响文物保护。为此,2011年,国家文物局、国家经贸委、公安部、文化部、海关总署、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联合制定了《整顿规范文物市场方案》。其中,治理整顿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建立严格的审批制度,控制市场规模和数量”。国家文物局正是在此背景下,为贯彻落实《文物保护法》和《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确立的文物拍卖资质许可制。就当时的形势而言,这一措施的出台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

  实施10多年来,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推动了文物拍卖企业的优胜劣汰,控制了文物拍卖企业的规模,优化了文物拍卖经营市场的布局和结构,培育了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文物拍卖骨干企业,促进了文物拍卖市场的健康有序发展,其积极意义值得肯定。而今,北京市取消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则有多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法律方面的原因。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是2003年由国家文物局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通过《通知》的形式创设的,该《通知》本身不属于法律范畴,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文物保护法》、《拍卖法》以及国务院制定的《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都没有相关规定。这就意味着国家文物局创设的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没有法律依据。其次是政策原因。近年来,国务院积极推行“简政放权”的行政体制改革,已经陆续取消了一大批不合理的行政审批和许可事项。第三是市场原因。2012年以来,我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进入调整期,文物拍卖公司的经营普遍出现困难,具有一类文物拍卖资质的拍卖企业征集拍品都很困难,二类和三类资质的拍卖企业经营困难更大,导致国内文物拍卖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下降。北京作为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的中心,迫切需要“松绑”政策来激活市场。

  由于缺少法律依据,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的取消实际上只是时间问题。今年4月24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的决定》,自2015年4月24日始,拍卖企业经营文物许可下放至省、自治区、直辖市文物行政部门管理。是否继续实行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不再由国家文物局统一决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物行政部门都有权结合本地实际情况来决定。相信北京这一新举措的示范效应很快会波及全国各地。

  对二、三类文物拍卖资质的企业而言,这确实是一个利好消息,新政策使他们取得了与具有一类文物资质的拍卖企业平等竞争的资格。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平等的身份,并不意味着二、三类文物拍卖资质的企业经营水平会自动提高,因此,对原有一类文物拍卖资质的企业而言,取消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不见得是什么“坏消息”,市场最终还是凭实力说话的,而不仅是依靠身份。

  取消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亦将有利于地方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近年来,国内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多中心化的趋势已经显现,但是由于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地区性文物拍卖市场的发展。随着各地方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的取消,地方性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将会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文物拍卖资质等级制取消将极大调动文物拍卖企业的积极性和民间文物收藏的积极性,有利于盘活文物拍卖市场,在某种程度上将有助于回流文物渠道的拓宽,也有助于防止文物海外流失。

  说明:拍品在造型、纹饰上皆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清乾隆粉彩婴戏图罐完全相同(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珐琅彩 · 粉彩》,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年,页106,图92),殊为可贵。据清宫档案乾隆四十五年四月二十九日九江關监督呈贡档中记载:“奉旨九江關監督額爾登布所進:……成窯五彩娃娃葢罐一對……”可知拍品此式婴戏图罐于乾隆年间称谓为娃娃盖罐,绘此式图案者皆为吉利喜庆,饱含皇室所追求的“子孙绵长,多子多福”之寓意。

  拍品造型灵巧精致,线条圆润饱满,瓷胎坚实缜密,通体满施白釉,釉面透润莹洁,罐身外壁以斗彩加粉彩绘庭院婴戏图,祥云飘逸,石桥如虹,蕉叶碧翠,奇石林立,朵花清丽,绿草依依,一派春意盎然之景,众童子皆梳髮髻,周身绸缎锦衣,面庞白皙红润,神态稚拙活泼,於庭院之间嬉戏玩耍,一粉衣童子头戴髻官,手举绳鞭,身驾竹马,格外醒目;其旁童子或仰头敲锣,俯身打鼓,或举旗执帐,举高远望,场面热闹非凡,寓意喜庆吉祥。整器製作细致入微,绘工精妙绝伦,气韵生动自然,色调搭配合理,粉彩柔和绮丽,斗彩明艳雅致,描金富丽华美,当为清代乾隆朝之御窯典范精品,传世仅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相同之作,今之所见,实属难得。

  说明:清代雍正朝瓷器精华内敛,颇具风骨,既有别於康熙窯的粗犷大气,又有别於乾隆窯的精工巧思。雍正仿古瓷代表了此一时期製瓷的最高水平,成化瓷器秀雅清逸,雍正皇帝尤为喜爱清宫造办处档案中有多处记载,其以成化瓷为模板的烧造旨意,拍品即为此类器的杰出代表,与香港佳士得1988年5月18日所拍编号174清雍正青花小杯皆为此类青花淡描製器,可与成化青花器相之媲美,此件制式之小,在雍正御窑青花器中极为罕见,颇为稀有珍贵,传世难得。

  敞口小杯,卧足缸式造型,精致稳重,盈手可握。杯内施白釉,光素无饰,突显瓷釉之美。外壁通景以青花淡描鱼藻图,水中之色淡雅恬静,水藻漂浮摇曳,各式鱼儿悠然潜游,体态肥腴,大小各异,描鳞勾腮,灵动自如,富具动感。全器画意洗练超凡,笔触流畅纤细,布局疏朗有致,青花淡雅清新,呈色自然稳定,极具明显成化官窯青花器之风格,极富雍正皇帝之审美趣味,堪称雍正官窯佳作。

  出版:《中国古代瓷器艺术》,安徽美术出版社,2011年,页112,图049

  展览: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古代瓷器艺术展览,2011年3月26日-2012年3月26日

  说明:蓝釉始於元代,为明清官窯的重要品种,清代御窯将此釉色专称为“霁青”,取光风霁月,澄雅宜人之意。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帝岁朝行乐图(参见《清宫生活图典》,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页224,图3659)中有与此缸相同器皿陈设於清宫御花园中,尤显珍贵。

  此缸形制硕大饱满,沉稳庄重,唇口内收,丰肩敛腹,下出平底。器外壁通体施霁蓝釉,胎体坚实细腻,釉面均匀莹润,色调深沉浓艳,如若蓝宝石之色,明丽绚烂,光晕内敛;内壁及口沿施白釉,釉色通透洁净,白中闪青。此器除霁蓝釉外尚有青花器,但传世品极为少见,为典型雍正宫廷陈设器,有“河清海晏,时和岁丰”之吉祥寓意。

  说明:拍品与玫茵堂所藏清雍正斗彩三多纹杯一对(参见《玫茵堂藏中国陶瓷 · 卷二》,伦敦,1994年,页178,图1748)形制、纹饰皆为相同,实属难得。小杯轻灵娟秀,瓷胎轻薄细腻,釉色亮丽清新,通体施白釉,外壁以斗彩绘折枝佛手、蟠桃、石榴,系福寿三多纹饰,寿桃黄裡透红,佛手娇黄欲滴,荔枝黄红相映,碗心绘折枝蔷薇,红花富贵绮丽,绿芽清新自然,整器隽雅端秀,画意吉祥,技巧灵活多变,细腻生动,为清花卉雍正斗彩之典型佳器。

  福寿三多纹是瓷器装饰中的吉祥图案,佛手柑谐意为“福”,桃子多寿而谐意“寿”,石榴多子而谐意“多子”,表现多福多寿多子的颂祷,称为“福寿三多”,典故源於《庄子·外篇·天地》:尧观於华封,华封人祝曰:“使圣人寿,使圣人福,使圣人多男子”,表现多福多寿多子的颂祷。

  说明:十二月令花神杯是代表康熙御瓷艺术成就的标志性器物,其打破器物组合以对为单位的传统设计观念,而依月令之数为一套,纹样装饰更见佳妙,取十二月令花神为之,配列赞赋,求诗印画三者之融合。其发明体现出瓷器设计中人文因素的不断吸纳和增强,下启雍乾秘府瑰宝——珐琅彩瓷诗文装饰之先风,反映康熙一朝文人典雅的审美情趣。

  水仙杯为十二月花神杯之首,所绘水仙花神图案,为一月之代表(参见耿宝昌著:《明清瓷器鉴定》,紫禁城出版社,1993年,页207),隽秀怡人,小巧可爱,胎釉莹润,质薄如纸,外壁一面以青花五彩绘水仙寿石图,水仙妖娆,花开正妍,风枝招展,寿石斗立,另一面题诗:“春风弄玉来清书,夜月凌波上大堤”,後钤一“赏”字篆印,运笔遒劲,尤见深妙,整器造型轻盈秀妍,诸彩妍丽而不俗,笔意细腻而不媚,纹饰秀逸而不失锋芒,气息文雅清新,为康熙官窯瓷器上乘佳品之作。

  说明:拍品品种与徐氏艺术馆藏品相同(参见《徐氏艺术馆·陶瓷Ⅳ·清代》,图134),拟取莲花为形,设计精巧。全器纹饰富丽华贵,绘製精细,是少见的雍正斗彩之佳器。

  莲和梵文都属於佛教符号,雍正皇帝对佛教虔信甚深,他自小熟读经典,在王府和宫中先後多次举行法会,修炼禅定和藏传佛教密法,自比“释主”,雍正十二年更是将潜邸改建为雍和宫。此莲花盘即为当时雍正皇帝崇信佛教的一例佳作。

  说明:拍品器形规整,通体以斗彩装饰,外壁饰蚕纹变体寿字,别具巧思;盘心亦绘寿字纹,中心写团寿,围绕八个异体梵文寿字,外饰卷草纹一週。纹饰主题明确,当为乾隆时期宫廷寿辰用器。

  说明:道光皇帝即位後,於圆明园内修建了一处江南园林风格的书斋,四週翠竹环抱,取名为“嶰竹居”,为其读书、休憩和批阅奏折的地方,所以道光皇帝也自号“嶰竹主人”。当时景德镇官窯烧造了许多款识为“嶰竹主人造”的精美御用瓷器,供道光皇帝在嶰竹居内使用。

  此碗卧足式样,秀气婉约,外壁通景以五彩绘安乐图,秀石碧草,灵兽拉承祝寿之物,後随麻姑,玉立纤秀,交谈甚欢,或持灵芝,或捧寿桃,其间仙鹿追随,空中祥蝠盘旋,旁题“安乐图”、“嶰竹置”,後绘矾红“嶰”“竹”闲章款;碗心内绘折枝九桃纹样,有福寿延绵之吉庆寓意。全器施彩明丽丰富,运笔圆润流畅,极具素雅之美。

  说明:雍正一朝瓷器轻巧俊秀、工丽妩媚。纤细秀丽增一分则拙,减一分则陋,比例协调,恰到好处。拍品纹饰及款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清雍正珐琅彩瓷赭墨梅竹图碗一对极为相似(参见《金成旭映: 清雍正珐琅彩瓷特展》,台北,2013年,页137-139,图56),而口径及底足尺寸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乾隆六年瓷胎画珐琅锦上添花绿地酒钟一对相同(参见《华丽彩瓷——乾隆洋彩》,台北故宫博物院,2008年,页219,图79),可资参照,殊为珍贵。

  造型小巧,别致玲珑,胎体轻薄,施釉莹润,外壁以墨彩绘岁寒三友连枝图,松、竹、梅各显奇姿,苍松虬枝蜿蜒,曲折迂廽,翠竹横欹而出,经冬不凋,梅花破蕊怒放,历寒雪而暗香愈浓,一侧题字:“月幌见踈影,墨池闻暗香”,句首红料钤一印:“先春”,句尾压尾朱、白二印:“寿古”、“君子”。器底带“雍正年製”二行蓝料宋体字双方框款。整器布局严谨考究,绘製因循章法,运笔丰富潇洒,画意流畅生动,俨然水墨意态,清妍挥洒,彰显文人雅士之高远志向。

  说明:据清宫档案乾隆五十三年八月初二日九江关监督海绍呈贡单:“……御製诗洋彩双连鼻烟壶二十件……”由此可知乾隆年间御製诗洋彩双连鼻烟壶之烧造呈贡状况,且档案所载应即为拍品之所属。

  拍品设计别致,新颖精巧,呈双联式,前後排列,外壁口沿绘花卉纹,腹部两面开光一联题:“薄縠轻绡丽午风,画堂人静暮春融,重门难把芳心绾”,後落红印“乾”、“隆”,侧联绘折枝牡丹图;背面一联题:“繁红艳紫殿春餘,第壹扬州钟色殊,逞画风流还直恨,被人强唤是花奴”,後落红印“宸”、“翰”,侧联折枝桃花图,整器造型讨巧可喜,色调柔丽妍丽,笔触细腻精准,书法古朴遒劲,纹饰饱满雍容,更显匠心独具。底书红彩“乾隆年製”四字篆书款,传世较为少见,殊堪珍赏。

  烟壶所绘诗句录於乾隆《御製乐善堂全集定本》,卷二十八,“题邹一桂花卉十二幅”之《碧桃》及《芍药》。

  说明:带钩是古代贵族和文人雅士所系腰带的挂钩,古又称“犀比”,是身份的象徵。自东汉始,带钩由实用物品逐渐向玩赏之物转变,以乾隆朝官窯粉彩带钩的纹样,色彩最为丰富。据乾隆五十一年三月初二日《杂录档》记载:“九江关监督虔礼宝所进:……翡翠地洋彩带钩二十件、 宫粉地洋彩带钩二十件……” 是对各色地瓷製带钩之烧造呈贡的相关记载。

  拍品气韵与南京博物院清乾隆粉彩吉祥纹带钩相同(参见《宫廷珍藏——中国清代官窯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266),形制小巧,手可盈握,通体分施粉红、松石绿彩,钩头作螭龙首,方颚短颊,目珠滚圆,炯炯神貌,钩身均以缠枝宝相花纹为饰,其上分别以粉彩绘双蝠抱桃、蝠从天降纹样,所画花瓣纤细秀美,枝叶蔓卷妖娆,寿桃饱满圆润,祥蝠栩栩如生。全器设色明艳娇妍,线条精细流畅,纹饰繁缛丰富,布局疏朗清新,寓意福寿双全。

  说明:拍品纹饰与南京博物院藏“慎德堂”款道光粉彩朵兰花花盆相同(参见《中国清代官窯瓷器》,上海文化出版社,2003年,页400),风格独特。纹饰布局舒朗,勾绘细致生动,粉彩色泽秀雅,使人望之即有芬芳之感,为道光难得一见的粉彩佳器,成对保存,较为难得。

  说明:拍品形制、纹饰与伦敦佳士得1974年11月25-26日所拍编号181粉彩马图尊一对完全相同,皆为端正隽雅,成对而存,难能可贵,可资参照。

  瓶小巧精致,胎白质坚,通体施白釉,正面以粉彩绘郎世宁笔意松荫放马图,林荫下骏马健硕,姿态各异,悠闲自得,栩栩如生,背面题:“金勒马嘶芳草地,玉楼人醉杏花天”,句首红料钤印:“朵雲軒”、“御製”,句尾压尾印:“郎世宁”、“恭绘”。用笔纤细精湛,纹饰细腻灵动,设色明妍鲜亮,布局疏朗饱满。

  参阅:《华丽彩瓷——乾隆洋彩》,台北故宫博物院,2008年,页166,图54

  说明:拍品形制周正,秀雅清丽,胎釉细腻,碗身外壁施珊瑚红釉,其上以粉彩绘皮球花纹样,其内寿桃饱满,花卉娇丽,相叠相合,五彩缤纷,碗内及底皆施松石绿釉,口沿描金,富贵华美,成对保存,颇为不易。器底以矾红落“嶰竹主人造”五字双行篆书方框款。

  皮球花又名“团花”,因组合形式多样,可变化出不同的图案,始创於清代康熙年间,盛行於雍正,是当时瓷器及漆器上非常流行的纹饰。

  说明:敞口小杯,深腹圈足。内壁光素,外壁绘粉彩洞石花蝶图,玲珑石间菊花盛开,翠竹点点,一隻彩蝶飞舞其间,生机盎然。底落“洪宪年製”红彩方章款。全器构图舒朗有致,施彩雅丽,为少见的民国杯类瓷绘之佳作。在德国著名瓷器收藏家Weishaup珍藏19-20世纪中国瓷器藏品集中收录有一对与拍品相同的“洪宪”款粉彩花蝶杯,可资参阅。

  说明:元代沿袭宋代枢密院旧製,设枢密院作为最高军事机关;因枢密院在景德镇湖田窯定烧的官窯盘壁印有“枢府”二字故名“枢府釉”,其釉色青白,品质皆为卵白釉瓷之上选,如明《新增格古要论》:“元朝烧小足印花者,内有枢府字者高”。元代枢府瓷器的造形以盘、碗、高足碗最为多见,装饰技法以印花为主,盘、碗之内壁往往横印缠枝花卉或云龙、云凤、云鹤、花鸟、缠枝莲托八吉祥等纹饰。

  通体施白釉,外壁光素无纹,内壁口沿模印缠枝莲纹一週,“枢”、“府”二字对称印於内壁莲纹之间,盘心印云龙纹样,气势威严,为元代枢府白釉之优质作品。

  说明:拍品形制、品类皆与国立故宫博物院藏有南宋吉州窑黑釉木叶纹茶碗(参见《也可以清心——茶器 · 茶事 · 茶画》,台北故宫博物院,2002年,页49,图26)相似,质朴清雅,较为难得。宋代茶文化发达,点茶、斗茶颇为流行,於瓷製茶具上特别重视黑釉系茶盏,南北名窯皆见生产,山西怀仁窯创烧於金代,历经元明两代,烧瓷即以黑釉为主。拍品形态端庄,敞口弧壁,小巧雅致,釉面晶莹光润,内外满施怀仁窯黑釉,口沿一週因垂釉而成酱色,其上满布银油滴状纹,黑釉之中万点金色,大小相宜,闪烁夺目,韵味独具,尽显窯变之美,底足胎土涂有一层铁泥,系怀仁窯黑釉器之细作,当为茶道用器,古雅之至。

  拍品斗笠式造型,碗身内外皆施耀州窯青釉,釉面晶莹温润,釉色沉静幽深,碗心内以刀斜剔折枝花卉宝瓶纹饰,三宝瓶以碗心相转,内插花束,花冠饱满盛开,枝叶巧妙相衬,碗身外壁光素无纹,尽显古朴大雅。全器刻工刀锋犀利,深浅有致传神,装饰繁而不乱,极具立体之感。

  说明:拍品形制硕大,呈长方扇形,器身满施磁州窯白釉,白中泛黄而显古朴自然,枕面双线开光内分三格,内以珍珠锦纹为地,两侧饰双菱花纹样,中央菱形开光内饰折枝牡丹纹,其旁四角皆绕菱花,刻工洒脱有力,纹饰瑞丽吉祥,於朴素中见精细,流传至今珍贵难得。

  瓷枕具有清凉去热的物理特性,瓷枕的发展於两宋及金、元时期进入繁荣期。磁州窯以生产白釉黑彩瓷器著称,为我国北方著名民间瓷窯,其瓷枕有长方形、腰圆形、如意头形等瓷造型,品种繁多,尤以孩儿枕、虎形枕最为著名。

  说明:高足碗也称高足杯,又称马上杯、靶杯,原为马背上的游牧民族惯用,主要作为饮酒器使用,此类器型後流行於元明清三代。拍品小器大样,灵秀周正,盈手可握,别具趣味。碗身外壁尽施霁红釉,釉色红润高雅,发色纯正艳丽,碗心器底白釉莹洁,口沿一圈“灯草口”,碗心青花双圈内楷书署“大明宣德年製”六字双行寄托款。

  说明:拍品形制及纹饰与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成化青花缠枝莲纹葫芦瓶极为相似(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中)》,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年,页3,图2),而此件於白釉暗刻缠枝花卉纹饰更为饱满细致,殊为难得。

  拍品为明中期葫芦瓶式之经典制式,造型秀美端庄,浑圆饱满,通体皆施白釉,瓷胎精细缜密,釉色光洁莹润,光照见影,温润如玉,呈现甜净之美。瓶身外壁以暗刻为饰,颈饰蕉叶纹、缠枝如意纹,上下腹部皆饰缠枝花卉纹,各式花卉争相齐放,牡丹娇媚吐艳,莲花清新玉立,枝叶繁茂蔓延,束腰处刻忍冬纹,足墙饰仰莲纹。整器丽质非凡,刻工流畅细腻,布局疏朗自然,白釉的素净与暗刻的内敛相融而合,气质含蓄典雅,格调幽淡隽永,耐人寻味,实为明代官窯之精细佳作。

  说明:瓶呈葫芦状,造型饱满端庄,线条圆润舒畅,外壁通体施以粉青釉,釉色淡雅清幽而光韵四溢,整器光素无饰,气质含蓄内敛,别具一格,突显釉色之精及造型之美,当为清代道光年间官窯之作。

  葫芦瓶之式样创烧於南宋龙泉窯,有福禄万代、大吉大利之寓意。发展至明清两代,此类瓶式有大量烧造,器形丰富多样,有方形、圆形、上圆下方及多棱形等多个品种。

  说明:拍品气韵与故宫博物院所藏明嘉靖青花花鸟图瓜棱罐相似(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青花釉里红》(中),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年,页114,图104),罐呈八瓣瓜棱式,造型别致,小巧精致,上以青花绘饰纹饰,颈部绘缠枝灵芝纹一週,腹部绘灵芝托开光十二章纹样。整器青花色泽清雅,笔触细腻流畅,风格自然清新,图案古雅大气,较为少见。

  “十二章纹”是中国帝制时代的服饰等级标志,指中国古代帝王及高级官员礼服上绘绣的十二种纹饰,据《明史·舆服二》记载,皇帝玄衣黄裳,共绘十二章;亲王衣绘九章;世子八章;郡王七章;还有五章衮衣,赐予外藩。

  “十二章纹”包括: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等纹样,包含了至善至美的帝德,象徵皇帝是大地的主宰,其权力“如天地之大,万物涵复载之中,如日月之明,八方照临之内”。

  说明:拍品以阿拉伯纹饰为主题之作,与明代正德时期此类瓷器相同,且与上海博物馆所藏明正德白地红彩波斯文盘底款相一致,(参见《上海博物馆藏品研究大系 · 明代官窯瓷器》,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页153,图3-80),皆为“大明正德年製”波斯文款,唯此碗底款为墨彩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亦藏有一隻此类时期碗,在器型、纹饰上都极为相似碗外壁以矾红绘卷草纹饰带,间以墨彩书阿拉伯祈文,相辅相成,极具宗教气息,内壁口沿亦绘卷草纹一週,内外相映成趣,碗心圆形阿拉伯文开光内绘幻方图案,异域风格浓厚,反映出明清时期对外交流之繁荣盛况。

  说明:拍品款识与上海博物馆藏乾隆青花釉里红诗句笔筒(参见《清代雍正——宣统官窯瓷器》,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页219,图3-164)写法相同,其“乾”字为“田”字书,与常见的“曰”字不同,且此件形制更为硕大,传世少见,实为可贵。

  拍品形制敦厚,胎体坚实,通体施白釉,外壁通景绘杜甫《饮中八仙歌》中“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之场景,整器绘工精妙非凡娴熟,人物传神洒脱,构图疏朗有致,色调清新淡雅。

  张旭,字伯高,吴郡(江苏苏州)人,其人洒脱不羁,才华横溢,是一位极有个性的草书大家,与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焦遂相友善,杜甫将他三人列入“饮中八仙”。

  说明:笔筒胎质细腻,白釉温润,下承三足。外壁三面开光,一面绘製“泛舟垂钓”图,一面绘製“瀑布垂钓”图,另一面绘製“携琴访友”图,此三组画面均为大山水小人物的构图,人物虽小却为点睛之笔,使得画面意境深远,充满文人气息。全器青花发色典雅,墨分五色,其纹饰中,湖面波光粼粼和云压山峰的画法在康熙青花中十分少见,尽显康熙青花的洒脱之美,是为不可多得的康熙文房精品。

  说明:“海屋添筹”是中国传统的吉祥纹样,故事出自宋·苏轼《东坡志林·三老语》:“尝有三老人相遇,或问之年,一老者曰,吾年不可计,但忆少年时与盘古有旧。或曰,海水变桑田,吾辄下一筹,尔来吾筹已装满十间屋。”常用於中国古代绘画作品、瓷器及其它工艺品的装饰中,寓意寿比天齐,万寿无疆。

  拍品形制规整周正,胎质洁白坚缜,外壁通景以青花绘海屋添筹图,三位仙人手持竹筹,遥指海中木屋,身侧仙鹿相伴,仙鹤衔筹而飞,祥云迤逦於山峦叠嶂之际,草木错落葱茏,虬枝横斜生姿,海水波涛汹涌,奇石嶙峋遍布,随意而生。全器笔触疏秀清润,发色妍丽浓郁,景物错落有致,人物形神俱佳,喻意吉庆祥瑞,意境高远开阔,曲尽其妙,殊为难得。

  现北京故宫博物院中,有海屋添筹壁画尚可参照,慈禧皇太后出阁之桂公府,亦在房梁上绘有相同题材纹饰。

  说明:康熙青花笔筒装饰题材广泛,布局巧妙合理,绘画技法改变了明代青花的单线平涂方式,换而采用渲染的绘画形式,所呈青花浓淡相宜,画面层次鲜明,立体感强又颇有意境。常见的装饰题材有文人雅士、携琴访友、博古图等。

  器形规整,沉稳大气,胎质细密,釉面肥厚。外壁以青花通景绘山水高仕图,其内开光绘博古图。画工精细,画面格调高雅,具有浓厚的文人气息,不仅为康熙时期青花文房器之佳作,亦且是所见类似画意中的精品。

  说明:拍品广口直腹,胎体坚缜,通体以青花五彩描绘《西厢记·佛殿奇逢》一折中,张生初见崔莺莺时的情景。图中张生在法聪和尚引领下游览普救寺,忽见清水佳人,便不禁迷离痴忘,莺莺则矜持侧目,以袖遮面;瓶身题字:“你道是河中开府相国家,我则说南海水月观音现。”全器青花发色淡雅,描绘笔法细腻,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背景渲染柔和,更为添彩,在造型、文字上具有清顺治、康熙过渡时期的典型特点。配木座。

  清初时期瓷器作品崇尚以历朝戏曲故事版画为本,《西厢记》为当时流行题材之一,体现了当时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

  说明:竹质笔筒多表现山水人物,亭台楼阁,以竹质笔筒上表现气势凶猛的云龙造型,十分少见。拍品此件以浅浮雕与高浮雕相结合的技法通景雕刻云龙纹饰,上有阴雨密布,下有滔滔海水,一四爪龙翻腾於云中,似隐似现,龙首端正威仪,龙体矫健飘逸,形态颇具明代遗风。另一面近足处以隶书刻有铭文:“丙申春日(或为1776年,乾隆四十一年),云溪山人作”。全器整体讲究气势,雕工粗放,刻划酣畅淋漓,体现出浓厚的宫廷艺术气息,华贵中蕴含古雅,堪称清代文房用品的佳制。

  说明:拍品竹质精良,小巧别致,其色赭裡泛红,包浆醇厚自然,手感温润致密,器身外壁通景镂雕仕女婴戏高士雅集图,庭院清雅,松桧梧竹,枝繁叶茂,云逸绵绵,洞石之下童子嬉戏,仕女相随,一众高士於亭台之内,老者手执如意,坐於书案,旁伴侍童,二高士坐望庭院,其上摆有香炉书盒,文人气息浓郁。整器布局纵深有度,刀法细腻老练,纹饰繁缛精湛,为一件不可多得的文房佳作。

  说明:竹雕器作为笔筒之大宗,以其材质虚心劲节之性颇合文人雅趣,常用以表现文人隐逸之情怀。

  圆筒状笔筒,下承三矮足,小巧精致,文人气十足。外壁通体以浅浮雕饰松荫雅集图。山岭相间,古树高耸,穿插掩映,树幹蜿转圆润,层次错落有致,亭台凌驾,景色清幽。人物伫立於茂密松林间,古松高崖为伴,聚首亭台,吟诗赏景。远处樵夫砍柴而来,林木茂盛不留空地,雕琢之精细,可见一斑。拍品所雕房屋前有雨棚、後有硬山顶门房,屋顶之下的人物采用了深浮雕的技法,令人感觉庭院深深。全器结构严谨,布局景物如画,工艺精湛,形象写实,讲求远近大小安排,意境高妙,一派宁静清寂意趣,立意闲逸悠远。

  说明:拍品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剔红羲之换鹅图笔筒风格、剔刻手法极为相同(参见《乾隆皇帝的文化大业》,国立故宫博物院,2002年,页55,图1-44),当属同时期作品。形制规整,匠心巧妙,外壁髹朱漆,色泽亮丽,通体剔刻兰亭雅集图,图中巨岩高耸,老松蔽日,崇山峻岭,竹间柳下、岸边堤旁各位文人雅士,或立或坐,姿态各异,表情生动,流觞曲水,一觞一咏,吟诗作乐。全器布局紧密协调,刀法流畅圆润,人物刻画细腻,意境自然清逸。置於案首,妙意横生。

  兰亭雅集为清代流行题材,再现《兰亭序》中文人雅会胜景:“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应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整个图案极具文人气息。

  说明:据《宣德彝器谱》八卷本记载,桥耳应为隐喻古时国子监祭酒(即今日国立大学校长)等大学者讲经时,士人环围拱桥而聆听之景,桥又有媒介之意,寓意深远,故古时桥耳炉应为教育家所用。

  铜炉造型敦实,平口束颈,鼓腹寰收,口沿两端起双桥耳,色泽古雅,外壁皮色呈赤霞红,其上洒金绚丽夺目,浩若星辰,熠熠生辉,手感沉稳,极具质感,颇为精妙。

  说明:拍品气韵古朴,高雅清幽,呈四方菱花式造型,外壁折沿处浅刻一週缠枝花卉纹为饰,花清叶蔓,精美细致,盘身高浮雕松鼠葡萄纹,藤蔓卷曲缠绕,硕果浑圆饱满,四足之上各一松鼠手捧葡萄,两两相对,形态生动。盘心内刻鱼化龙纹,龙首肃穆,鱼身灵巧,浪卷波涛,鱼化为龙,是汉族传统寓意纹样,古喻金榜题名,而松鼠葡萄是则有“多子丰收”之吉祥寓意。整器造型美观,刀工细腻,焚香其上,颇具意境。

  香盘又称香台,是焚香用的扁平的承盘,多以木料或金属製成。古人以焚香为道,品鉴名香,陶冶心性,荡垢除滓,如此可令心境虚静空明,不为世俗欲念所蒙蔽。

  说明:拍品於工艺、造型及纹饰上与台北历史博物馆藏带盖座海水瑞兽方炉几近相同,(参见《馆藏牙雕暨明清铜炉特展》,台北历史博物馆,1997年,页80,图253)可为对照,华美精巧。

  此炉沉稳庄重,工艺精湛。镂雕炉盖以如意云纹为地,其间饰有三龙,一龙缠绕为钮,另外双龙游走其间,身形矫健,蜿蜒盘曲,气势如虹。炉身刻海水波浪纹,其上通景浮雕六隻瑞兽,腾跃追逐,飞扬灵动,炉身两侧塑兽首衔环耳,下承高圈足,上饰莲瓣纹一週,旧配莲瓣纹铜座,上下相映成趣。全器雕铸精细有力,线条婉转流畅,鎏金映照生辉,传世少见,殊为珍贵。

  说明:乾隆皇帝好慕新异,宫廷内盛行西洋风,当时欧洲流行的洛可可风格引领了官窯器装饰之新风尚,因此诞生了诸多的中西合璧之工艺,本品即为一例,将中国传统绘画纹饰与西洋元素相结合,可谓“中体西用”之组合。拍品与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於1978年举办的中国珐琅彩展览中的描金粉彩鼻烟盒(参见《中国珐琅彩》,牛津阿什莫林博物馆出版,1978年,页33,图33)形制、纹饰较为相似,可兹参照比较。

  拍品黄铜质地,造型小巧,极富巧思,盖顶椭圆形内绘骏马图,柳荫下六骏马或回首,或俯卧,或嬉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四下草木葱茏,生机盎然;盖内开光壁绘西洋仕女图,仕女衣饰繁缛,高贵精致;盖外壁绘西洋童子花卉图,童子姿态顽皮,活泼可爱,手拈缠枝花卉,花朵鲜艳饱满,叶脉卷曲动人;盒身外壁绘百鸟朝凤图,底绘双龙戏珠纹样,翔凤展翅,百鸟娇媚,双龙威武,吉庆尽显,盒内壁绘远山教堂纹样;口沿上下及内外均绘卷草纹饰一週。全器珐琅釉颜色明润亮丽,画工流畅老练,纹饰排篦精细,层次鲜明飘逸,尽显端庄清雅,绚丽娇妍。

  铜胎画珐琅器物是北京著名的传统工艺品之一,旨在胎土上敷一层白釉,烧结後用釉色彩绘,经二三次填彩、修正後再烧结、镀金、磨光而成,相传明代中期由西洋传入中国,至乾隆时期较为盛行,技艺获得全面提高,品种增多,兼具民族特色与艺术特色。

  说明:笔架乃为古代文人书房必备之物,拍品造型简洁,线条洗练,黄花梨木质精良,光滑平整,纹理清晰,架框两端龙首相视,气势威严,两侧木框上各出双截短柱,雕龙为首,精致细腻,底座形制规整,镂刻婉转流畅。

  说明:拍品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紫檀卷云纹鼓墩在造型及工艺上较为相似,而此类家具镶嵌瓷板之工艺是清代家具中的常见形式,可见於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楠木镶瓷螭龙纹圆凳(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家具全集6 · 凳墩》,故宫出版社,2015年,页193、246,图72、89),在清代画家金廷标《弘历宫中行乐图》中亦有此种造型绣墩摆设於皇家御花园内。

  拍品紫檀製就,鼓钉造型,上沿弦纹下饰一週莲瓣纹,主题纹饰巧分六组,运用减地浮雕及镂空透雕技法饰西番莲纹,纹饰舒展畅达,图案华美豪气,衔接自然紧凑,底承云头足。墩面镶嵌青花赤壁夜游瓷板,并有提诗:“五百年前续此游,水光依旧接天浮。徘徊今夜东山月,恍忽当年壬戌秋。有客得鱼古赤壁,无人载酒出黄州。吟成一浦千山寂,弧鹤横江掠小舟”。绣墩不同於椅座,多用於闺房或者花园之中,坐上去无拘无束,轻松闲适,上嵌瓷板更加凉爽宜人。拍品做工精细,刀法老辣凌厉,格调高雅,带有明显圆明园巴洛克风格,是一件既可以实用,也可以收藏的艺术品。

  说明:拍品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清中早期紫檀框黑漆描金云龙纹宝座(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明清家具全集2 · 宝座》,故宫出版社,2015年,页448)之侧面围板较为相似,高贵威严,可为参照,拍品工艺精湛,造型规整,呈不规则长方形,黑漆为地,其上戗金,饰分三层,外沿绘灵芝云蝠纹,云朵描线精细,灵蝠红彩艳丽,姿态各异,活灵活现;中间绘四季花卉纹饰,牡丹娇艳,莲花清幽,勾勒填图,板心戗金矾红彩绘云龙纹,灵芝祥云满布绵连,腾龙隐现游走其间,身形矫健,双目炯炯,触须飘扬,五爪锋利,气势威严。整作画工细微绝妙,施彩华美富丽,纹饰等级超群,应为清代宫廷御造宝座、罗汉床之围板,殊为珍贵难得。

  德国纳高「中国5」专场,将于当地时间5月6日隆重举行,本场拍品种类繁多,涵盖、瓷器、玉器、中国书画、佛造像、铜器、及其他诸多种类杂项共近393件。诸多精品来源有序皆来源于德国私人收藏,保存良好,可谓玲琅满目、精彩异常,美欧艺拍特精选其中部分精彩拍品与您先睹为快。

  来源:斯图加特Gert K. Nagel先生藏品,收集于20世纪80年代。

  来源:欧洲私人收藏;曾先后在Hung Wan Trading Craft Company(1987年)、与荷兰荷兰马斯特里赫特艺术博览会(TEFAF)蓝象艺术廊(1988年)展出。

现金捕鱼
上一篇:汉代铅釉陶发展综述     下一篇:馆藏汉代陶器绘图方法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