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战国越人 至高权力的象征——盘蛇琉璃玲珑球

作者:现金捕鱼    更新时间:2020-10-21 18:15

  早在商、 周时期,生活在长江下游的沿海地区的先民,被称之为“越”。据考古显示,距今7000 年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可能就是古越人创造的文化。春秋时期,越族人曾参与中原的争霸,是形成汉民族的主要族源之一。越人也是较早种植水稻的民族,冶炼技术在同时期民族中处于领先地位,春秋晚期至战国前期,越国人在长江下游地区建立越国,共传8 代,历160 多年,与当时中原国家会盟,雄视江淮地区,号称“霸主”。

  2003 年3 月至2004 年12 月,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和无锡市锡山区文物管理委员会组成联合考古队,对鸿山镇开发区范围内的土墩墓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15 个土墩中有7 座墓葬是战国早期的越国贵族墓,这7 座贵族墓分为小型、中型、大型和特大型墓,并以丘承墩特大型墓为核心,呈扇形分布。在7 个墓葬中,丘承墩是惟一一个特大型贵族墓葬,并且是目前已知的仅次于绍兴印山越王墓的越国第二大墓,等级应为仅次于越王的越国大夫。7 个墓葬中共出土了2000 余件随葬器物,其中丘承墩出土随葬器物1100 余件,玉器40 余件。鸿山越墓未遭盗掘,墓葬形制和随葬品保存完好,有助于全面了解战国早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是建国以来吴越考古最重大的发现,2005 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在鸿山越墓出土的众多文物中,出土的陶胎红彩蓝色琉璃玲珑球最引人注目。玲珑球主体质地为泥质灰白陶,总体呈球形,中间镂空,下部为矮圈足,圈足内侧有单向凹槽,低温琉璃釉。造型以8 条蛇盘成圆圈状,一蛇口衔另一蛇尾部而组成玲珑球形。有的蛇用口紧紧衔住另一条蛇的尾或身体,有的蛇则上扬着蛇头,紧睁着圆目,口微微张开,蛇身盘成圆圈状,生动形象。以点状的蓝色琉璃釉绘成蛇头和蛇身的纹饰,同时身体又显出红色的纹理。玲珑球烧制实际上难度极大,温度控制是依蛇身上蓝色琉璃颗粒要求而定的,是一种低温烧制技术。盘蛇玲珑球不见于文献记载,在考古发掘中也为首次发现。其特有的造型、红白蓝三色的制陶工艺、点状琉璃的施釉技法,使其成为中国古代陶器的珍品,对研究中国釉陶工艺的起源和发展、古代琉璃起源、越国贵族丧葬制度等都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古代“琉璃”多指用矿石烧成半透明或透明的装饰器物。据已知考古发现,我国最早的琉璃可以追溯到西周前期,例如洛阳庞家沟西周墓地出土白色琉璃珠,宝鸡西周出土千余颗琉璃珠,战国时期的楚墓也出土有琉璃珠。考察丘承墩出土的玲珑球,与同时期楚墓出土的“蜻蜓眼”琉璃珠,比较类似。所谓“蜻蜓眼”,是一颗琉璃珠上有几个类似圆目的眼珠纹,由于这种眼珠织以蓝、白居多,棕、绿者次之,所以考古工作者根据琉璃表面纹饰称之为“蜻蜓眼”。从纹饰上看,“蜻蜓眼”琉璃珠明显与我国的传统风格迥异。我国的琉璃制品在战国时期的主要绞饰有谷粒纹、柿蒂纹、云纹、如龙纹等,这些纹样都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而“蜻蜓眼”琉璃珠的主要纹饰以蓝、白两色圆圈或蓝、白、棕三色圆因大小相套的组合方式。 经考证,“蜻蜓眼”等西方琉璃制品从中亚以及地中海传到印度等南亚地区,又经过某种交流往来而传到中国楚地,而又通过楚地流布到全国各地。因此,玲珑球的工艺很可能是来源于中亚。这说明,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东西方文化交流就有了。

  玲珑球上的盘蛇造型纹饰,形式复杂,姿态生动。远古时,越地多蛇。蛇是越人的图腾崇拜。《汉书·地理志》中,说越人纹身时,引应劭曰:“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象龙子,故不见其伤害。”有学者认为其作用是:一,表示自己与蛇是同类;二,将蛇作为自己的保护神;三,在身上刻画龙蛇,又有图腾“徽章”的意义。除玲珑球外,无锡鸿山越墓出土硬陶、原始瓷、玉器的装饰中,也出现大量以蛇为造型的装饰题材。蛇的装饰造型多样,有作堆塑的单条长蛇、双蛇交腹之态、盘蛇有序排列,还有较为繁缛的积蛇形象的蟠虺纹,由“C”字正反戳印组成“S”形纹饰等。据民族学的观点, 越人的蛇的图腾崇拜可能来源于早期的原始宗教。图腾崇拜作为早期的宗教形式之一,在原始社会时期,具有共同血缘关系的氏族成员认为他们的祖先源于某种动、植物,或者其它虚构的复合物体。因崇拜对象具有超凡的能力,故成为其图腾。在希冀图腾崇拜给予他们足够的食物来源的同时也确保他们生存的精神力量。

  在战国早期,能制作如此工艺精美而有内涵丰富的盘龙琉璃玲珑球是十分难得的。至于其用途,有学者根据玲珑球的器形、置放位置和出土墓葬的等级,推测其可能为王权或神权的象征。

现金捕鱼
上一篇:非铅系压电铁电陶瓷——信息时代的新宠     下一篇:SERFAICO三彩盘蛇玲珑球项链——文创的思考 毛婷